关于葫芦岛
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精彩回顾 >> 关于葫芦岛

了不起的安特生

发表时间:2013-03-23      点击量:3341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哲学观点是:存在的,就是合理的。
        一个考古学观点是:被发现的,才是存在的。
        就这个立场而言,今天的葫芦岛,欠瑞典人安特生一个人情。
        1921年的夏天,对于47岁的瑞典人安特生而言,是一个再美好不过的季节。他正以当时中国政府农商部矿政顾问的身份,驾一叶扁舟,划入辽西。作为地质学家,此行的使命是寻找矿脉;而同时作为一位考古学家,又使他将目光频频投向远古文化遗存。
        6月14日清晨,露水四溅,草长莺飞。在(南票区)沙锅屯媳妇人山上,一个举世震惊的场景呈现在安特生面前:带有锋利刃口的石器;随意捏制成型的彩陶;兽骨磨成的骨针、锥子……..
        至于安特生在河南渑池仰韶村启动考古发掘,进而发现与“沙锅屯文化”高度一致且同属中国古代新石器文化的“仰韶文化”,则是后话。而安特生将沙锅屯洞穴并入仰韶,统称“仰韶文化”。
        由此,仰韶文化作为史前文明的最高形态,以其代表性、广泛性,惊艳世间。“沙锅屯文化” 也好,“仰韶文化”也罢,称谓之争,不免失之功利。然而一系列对于正统历史叙述的追问,毕竟给我们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。
       沙锅屯的彩陶是什么人做的?中国是何时?在什么地方?又以何种方式发端的?
       只有一点,是不争的,葫芦岛的城市情感,在云烟浩渺的历史深处,已经开始蓄积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分享到: